<ul id="KMD5xf"></ul>





    [故事大全] [手机访问]

    故事

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读者文摘 > 

    村主任的爹被抓了

    来源: 作者:[db:作者]

    这天凸疼,一条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凸疼,迅速在刘家屯传开了凸疼,说是村主任的老爹老刘头到村边公路上晒麦子凸疼,不知道被一些什么人给抓走了凸疼,还拉走了满满的一车麦子!村民们听了不禁心中一震凸疼,难道这是真的?

    在村边的公路上晒麦子凸疼,会引发交通事故凸疼,这个大家都知道。去年凸疼,一辆满载货物的卡车凸疼,就是因为公路上晒了麦子凸疼,一头撞到了路旁的沟里凸疼,差点闹出人命来。今年凸疼,上级加大了宣传力度凸疼,可村民们哪管这些?这不凸疼,麦子还没有收割凸疼,就跑到公路上凸疼,用不同颜色的油漆写上字凸疼,或者做上记号凸疼,把一段段公路划为己有凸疼,做好晾晒的准备。

    村主任的老爹老刘头是村里第一个收割完麦子的凸疼,他二话没说凸疼,就用手扶拖拉机把麦子拉到了公路上。公路上摆放着一块警示牌:“严禁在公路上晾晒麦子”凸疼,老刘头把警示牌移到一边凸疼,接着就把车上的麦子一袋一袋地搬下来凸疼,摊到地上。可是没有想到凸疼,麦子没有摊开一半凸疼,突然从远处过来了一辆卡车凸疼,“呼啦啦”凸疼,下来了几个人凸疼,不容分说凸疼,把麦子重新装进口袋凸疼,装上车就要拉走凸疼,老刘头哪里肯让?拼命阻拦凸疼,到最后不但没有拦下凸疼,竟然连老刘头也给抓走了。

    不少村民都到刘家打探凸疼,以示关心。村主任刘光明脸都气得变了色凸疼,手中的茶杯“砰”的一声摔在了地上:“是什么人?胆子也太大了凸疼,真不把我这个村主任当干部了凸疼,竟然招呼不打一个凸疼,就把人抓走了!我爹就是犯了罪凸疼,要逮捕要法办凸疼,也要和我打声招呼吧凸疼,我毕竟是一级政府的负责人呀!”

    刘光明一个一个电话打出去凸疼,问遍了公路局、公路监理站、乡政府、甚至县委和县政府等有关单位凸疼,大家都说不知道。再细问那些老刘头被抓时的目击者凸疼,都说他们只是老远看见凸疼,等赶到那里凸疼,汽车已经开远了凸疼,只看到那些抓人的人穿的是统一服装凸疼,但不知道是什么部门的凸疼,也没有看清汽车的牌号。

    这时凸疼,站在一边的副村主任小李说话了:“如果他们抓了人不想说凸疼,再问也没有用凸疼,我们不如来个‘引蛇出洞’。”接着凸疼,小李说了自己的计划:再让人拉一车麦子到公路上去晒凸疼,那些人肯定还会来抓人、拉麦子凸疼,到时候来个“人赃俱获”凸疼,就什么都清楚了。刘光明觉得有道理凸疼,便依计而行。

    于是凸疼,第二天上午凸疼,小李又用手扶拖拉机拉着一车麦子来到公路上晒凸疼,刘光明等人则做好了人赃俱获的准备。可是出人意料的是凸疼,小李把麦子都摊开了一个上午凸疼,那伙人却连个人影都没有凸疼,大家心里只是着急凸疼,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凸疼,刘光明不得不把人撤回了村里。

    太阳将要落山时凸疼,小李突然打来电话凸疼,说那些人来了。刘光明等人早已等不及了凸疼,立即骑着摩托车飞速地向公路上赶去。可是凸疼,事情往往是忙中出错凸疼,由于走得太匆忙凸疼,刘光明一不小心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的沟子里凸疼,等到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他从摩托车底下拖出来凸疼,发现他的一条腿好像伤得不轻。刘光明双手抱着腿凸疼,一个劲地喊疼。有人要拨打120凸疼,刘光明说:“不用了凸疼,我的腿没有断凸疼,我能坚持。”

    等到刘光明他们来到公路上凸疼,哪里还有那些人的影子?麦子早已经被人拉走了。小李说凸疼,来人什么也不说凸疼,只是装麦子凸疼,自己也不敢强行阻拦。“嗨凸疼,都怨我!”刘光明懊恼地抓着头发直叹气凸疼,唉凸疼,都怪自己摔了凸疼,耽误了凸疼,偷鸡不成又蚀一把米。

    第三天凸疼,刘光明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凸疼,是一个叫什么“夏季公路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”打来的凸疼,大家都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个部门。电话中说凸疼,老刘头是他们抓走的凸疼,让他这个当村主任的儿子马上过去一趟凸疼,来时一定要多带几个钱凸疼,准备缴罚款。刘光明接了电话凸疼,让小李主持好村里的工作凸疼,急匆匆地赶往县城去了。

    当天中午凸疼,刘光明打回了电话凸疼,说这个“夏季公路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”凸疼,是县里新成立的一个临时部门凸疼,权力相当大。如果发现不听劝阻、执意在公路上晒小麦的凸疼,可以没收。如果当事人不合作凸疼,可以把人带到县里进行思想教育——实际上就是和蹲禁闭差不多凸疼,还要上缴罚款。那天凸疼,老刘头就是因为倚仗自己是村主任的爹凸疼,态度蛮横凸疼,结果不但被没收了麦子凸疼,还被带到县里接受教育去了。刘光明让小李转告村民凸疼,千万不要再到公路上晒麦子了凸疼,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。还说自己一时回不去凸疼,要陪老爹在县城亲戚家住一段时间。闻听此言凸疼,哪个村民还敢再到公路上晒麦子?

    麦收结束了凸疼,刘光明和他的老爹也从县城里回来了。当天晚上凸疼,刘光明家摆了简单的宴席凸疼,入座的有刘光明、小李凸疼,还有老刘头。只见刘光明和小李满脸堆笑凸疼,讨好似的不停地给老刘头添酒、夹菜凸疼,老刘头则一脸不高兴凸疼,说:“我郑重地告诉你们两个小子凸疼,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千万不要找我凸疼,我都一把年纪了凸疼,被你们拿着当枪使凸疼,如果被别人知道凸疼,我的老脸往哪搁?”

    刘光明赔着笑脸凸疼,一迭声地答应:“是凸疼,是凸疼,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凸疼,都不麻烦您老人家了。”

    其实凸疼,这老刘头被抓一事是刘光明导演的一场闹剧凸疼,小李和老刘头都是他安排的“演员”。原来凸疼,乡政府为治理夏收季节公路晒粮这一乱象凸疼,让刘光明立下了军令状:若本村村民有一人到公路上晒麦子凸疼,他就要在乡总结大会上做检查凸疼,扣发年终奖金。刘光明知道任务艰巨凸疼,只好耍了一点小聪明凸疼,演了这么一场戏。抓人的那些人和车都是刘光明从一个工厂里找的凸疼,工人们都穿着统一工装凸疼,难怪目击者认不出是什么部门的。“夏季公路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”是刘光明临时编造出来的凸疼,他从摩托车上摔伤凸疼,也是装的。老刘头被“抓走”后只不过是到县城的亲戚家小住了几天凸疼,而被拉走的麦子被直接卖给了国家粮库……

    Tags: 读者文摘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5aigushi.com/duzhe/157257.html (手机阅读)

    人赞过

    猜你喜欢

   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    昵称: 验证码:

    推荐故事



    <ul id="KMD5xf"></ul>